<var id="h9nhh"><strike id="h9nhh"><thead id="h9nhh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9nhh"><strike id="h9nhh"><listing id="h9nhh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h9nhh"><strike id="h9nhh"></strike></menuitem><thead id="h9nhh"><i id="h9nhh"></i></thead>
<var id="h9nhh"><strike id="h9nhh"><listing id="h9nhh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h9nhh"><video id="h9nhh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h9nhh"><span id="h9nhh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h9nhh"></cite>
<cite id="h9nhh"><video id="h9nhh"><menuitem id="h9nhh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江蘇便民網 網站首頁 資訊列表 資訊內容

十年無性婚姻換來一片空白,24年后的蔡琴卻依然為它流淚

2019-11-12| 發布者: 江蘇便民網| 查看: 144| 評論: 3|來源:互聯網

摘要: 原標題:十年無性婚姻換來一片空白,24年后的蔡琴卻依然為它流淚互聯網時代,人人都只有三分鐘記憶,多么高...

原標題:十年無性婚姻換來一片空白,24年后的蔡琴卻依然為它流淚

互聯網時代,人人都只有三分鐘記憶,多么高光的熱點也不過是轉瞬即逝流星,再加上雙十一的沖擊,一切都成了“買買買”的手下敗將。不過,這則消息還是吸引了我的注意——蔡琴的失態。

某檔綜藝節目,蔡琴在選手唱完一曲《出嫁》的評價環節中,說著說著突然掉起眼淚。這并非因為選手唱的多好,也不是老藝術家甘愿為節目宣發顯示,只是單純的真情流露。

在看到選手拿著象征性的頭紗,用甜甜的嗓音唱著“我用一生一世的心/換你一生一世的情”、唱著“對或錯有誰知道/能不能白頭到老/有沒有和我一樣”,她一邊哽咽一邊說:誰不喜歡,有這么一天;誰不希望,像你剛才唱的那樣子,充滿了甜蜜的問號的一天,披著婚紗,去闖我們的人生?

話到最后她甚至忘記了節目本意,在坦誠自己婚姻失敗、感慨青春已逝之后,“沒頭沒腦”的給可能還尚不知愛的年輕選手送上了一句“祝你幸?!保?/p>

很顯然,蔡琴的突然失態是現場嘉賓沒有想到的,也是觀眾意想不到的。

在近幾年里,她有著不太符合老藝術家身份的逗趣形象,會在晚會上唱周杰倫的《告白氣球》,會給大家講段子,還會吐槽觀眾傻傻的,然后日常自證“我是貨真價實的蔡琴”……以至于人們很容易忘記發生在她身上關乎愛情的傷心事。

蔡琴曾經有過兩段婚姻,其中最著名的,即是與《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》導演楊德昌之間的那一段。

而這段感情之所以引人側目,不只是才子與佳人的“天作之合”,還有所謂長達十年的無性婚姻。

兩個人的故事要從1984年說起。

彼時出道五年的蔡琴已是最炙手可熱的歌手之一,她有別人望塵莫及的數首金曲、七張個人專輯,十分超前的與好友創辦了首個音樂工作室,同時還是首位應邀到港開個人演唱會的臺灣歌手……除此之外,她還擁有無數甘愿為其傾倒的歌迷。

與之相比,楊德昌似乎要遜色很多,但事實上這位剛從大洋彼岸歸來的年輕影人已經猶如一道驚雷,在回國之后先后帶來了臺灣新電影的開山之作《光陰的故事》(與其他幾位導演合作拍攝的分段式電影)和“從沒幼稚過”的處女作《海灘的一天》:

照理來說,歌手與導演的人生原本是不會發生交叉的,但有人卻在不經意間碰到了這兩條平行線——蔡琴的小學同學朱天文,是導演侯孝賢的御用編劇,而侯孝賢則是楊德昌的死黨。于是,在楊德昌籌備新片《青梅竹馬》卻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女主角時,侯孝賢向楊德昌提出見一見蔡琴。

頭回見面就是心動瞬間,倆人正好碰到了蔡琴在錄音,聽到她的聲音楊德昌當即直白的感慨“好性感啊”,隨后便擺開架勢開始了對蔡琴的追求。

才子的愛似乎沒人能拒絕,所以在電影拍攝完成之后,兩人便確立了戀愛關系。

所有熱戀期的情侶都是甜味兒的,他們也是不例外,只是待到濃情蜜意褪去,兩個人迎來了新的問題:是否要有個高于戀愛的關系來界定兩人之間的感情呢?

蔡琴的答案是肯定的,因為童年凄苦,父親常年臥病在床,身為長姐的她早早便擔起了家庭的重擔,為了兩個弟弟能夠讀書,她輟學供養他們,直至對方畢業才重新上了夜校。這樣的姑娘,看上去精明、能干、要強,實際上卻是最渴望溫暖與家庭的人。

然而,楊德昌的答案卻是模糊的。

當事人自然不會站出來自我剖析,但有兩位作家曾在自己的作品中描述過這一時間段的蔡琴與楊德昌。其一是上文提到的朱天文,在她的筆觸之下,楊德昌對即將到來的婚姻期待不已,忍不住多次向朋友宣布:我要結婚了。

且忠貞不渝,如同一座門神,要守住這段愛情一輩子:

其二則是蔡琴的另一位作家朋友袁瓊瓊,在她的筆下故事有著迥然不同的樣子:蔡琴已經受不了了,她給楊德昌下了最后的通牒,如果不肯給自己一個明確的定位,那就分手吧。

而對于蔡琴直白的問題,楊德昌沒有給出同樣直白的答案。在答錄機里,蔡琴與她的朋友只等到了沉默,長長的嘆息和一句所答非所問的“你叫我怎么說呢?”

不過,無論故事究竟是怎樣譜寫的,他們最終都牽手走進了婚姻殿堂。

即便在婚前,楊德昌以“我們應該保持柏拉圖式的交流,不讓這份感情滲入任何雜質,不能受到任何的褻瀆和束縛。因為我們的事業都有待發展,要共同把這副精力放到工作上去”這樣奇怪的理由,向蔡琴要求一段無性婚姻,他們也一同走進了那扇大門。

婚后,你常??梢钥吹讲糖僖愿鞣N各樣的身份出現在楊德昌的作品中,有時是客串演員,有時是造型設計,還有時是主題曲演唱者……

這在外人看來大概極盡甜蜜,兩人在結合之后無論事業還是生活都有了新的意義,然而事實上平靜的表象之下只有“失衡”兩個字。

好友曾經提到,在蔡琴與楊德昌婚后的三年,她因為工作關系幾乎每周都要登門造訪,那個時候的蔡琴如同全職保姆,完全不見舞臺上瀟灑、美麗,生活被洗衣、做飯填滿、為楊德昌跑前跑后,做飯的間隙還要同他熱情的探討作品和藝術:

盡管那時的蔡琴樂于成為藝術家的輔佐,甚至對此倍感榮幸,但就連外人都看得出,蔡琴想要的愛情從來不是多么高級的情調、更不是獻身藝術的犧牲,而是像個普通女人一樣的,柴米油鹽的踏實生活。

只可惜,蔡琴想要的,楊德昌給不了,也似乎并不想給。

在兩人婚姻的后半程,楊德昌常有緋聞傳出,蔡琴選擇了兩耳不聞天下事;直至1993年,楊德昌向其攤牌,自己愛上了小他18歲的鋼琴家彭鎧立,這一盆涼水才讓蔡琴從自己編織的夢境當中極其不情愿的醒來。

兩年之后,兩人正式結束了婚姻關系。

離婚之后,蔡琴向媒體透露了無性婚姻一事,隨即便有媒體就此追問楊德昌。面對種種追問,楊德昌給出了一句堪比“他只是短暫的愛了我一下”的回應,他說:十年感情,一片空白。

人們常說,詞句越短,表達的情感越重,所以當這看起來輕飄飄八個字字從楊德昌嘴中說出來時,便如同一臺已經按下啟動鍵的廢紙機,迫不及待的要將這十年關于二人的故事殘忍作廢,而在機器運轉轟鳴之下,蔡琴那句倔強的“我不覺得是一片空白,我有全部的付出”的隔空回應也如從未發生過一樣,虛無縹緲了起來。

幾乎所有人都聽過蔡琴唱歌,她的聲音醇厚、細膩,總能讓聽者不知不覺的浸入那些或甜蜜動人、或痛徹心扉的故事里,而待你從曲子里醒來回頭看,她卻始終像個側立在旁的說書人,似乎從未動情。

可在自己的故事里,她無法置身事外。即便以離婚多時,這段感情還如同藤蔓將她纏繞,哪怕這已經是一場孤單的獨角戲。至于后來又發生了什么,我們下期繼續吧~

責任編輯:



分享至:
| 收藏
收藏 分享 邀請

最新評論(0)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江蘇便民網  

GMT+8, 2019-1-6 20:25 , Processed in 0.100947 second(s), 11 queries .

Powered by 江蘇便民網 X1.0

© 2015-2020 江蘇便民網 版權所有

微信掃一掃

实用麻将技巧